您所在位置:首页 >> IT
IT

意念成魔第六百零八章有我呢位置位置

2021/01/24

意念成魔 第六百零八章 有我呢

“你错了,就算是没有了我,巨印武馆也不会垮掉,武馆已经有了真正的jing神支柱,而只要他还在,巨印武馆一定能恢复往ri的荣光。”

何馥婉那俏脸之上,似是有着一个绝美的笑容浮现出来:“我相信。来ri,他同样会为现在死去的人报仇雪恨!”

“是么?”圆脸男子讥讽一笑,旋即道:“我是薛峰,是魔鹏堡额的一个修炼者,现在的你,应该知道魔鹏堡代表的含义是什么。”薛峰冷冷一笑,虽然在魔鹏堡,他的修为算不上什么,但在外人眼中,魔鹏堡这个地级势力,却是如大山一般,高高耸立,不容亵渎质疑。

“所以说不要对自己的能力做出超出可能xing的估计,地级势力的强悍,并不是蝼蚁们能够轻易撼动的,或许说冰系罡元能让你拥有限的可能,但现在的你,还远远不够。”

薛峰脚踏长剑,在其眼瞳深处,煞气疯狂凝聚而来,滔天yin阳二气在其身后汇聚,遮天蔽ri,伴随着一道淡灰è的怪鸟之影出现,甚至连天际的烈ri,都仿佛要被掩盖而去。

显然,薛峰终于要亲自出手了。

感受着那来自薛峰身上的惊人压迫,何馥婉那纤细的娇躯,微微颤抖了一下,旋即偏过头,望着那些红着眼睛。且退且观的武馆弟子,少女玉手缓缓紧握,手中长剑,遥遥指向那薛峰。

现在的她,必须将这yin阳境强者拖住,不然的话,巨印武馆的弟子,恐怕一个都撤退不了。

“丫头你放心,等把你制服了,就算是挖地三尺,我也会把这些人一个个的揪出来,然后扒皮抽筋。”

似是知道何馥婉心中所想,那薛峰yin冷一笑,笑容却是格外的狰狞与暴虐,如同残暴的地狱恶魔一样。

唰!

何馥婉并未再回答,只是身形化为白虹,凌厉匹的剑芒,若闪电般的对着那薛峰暴刺而去。

嗡!

剑锋掠出,然而就在即将接触到薛峰之时,对方伸出的两根手指,却是将长剑阻拦而下,火花四“这样的力量,还不够。”

薛峰嘴角一掀,露出狰狞笑容,另外一只手掌紧握成拳,拳头之上,yin阳二气重重弥漫,一种极端惊人的力量威压,扩散而来。

何馥婉眼神冰寒,她望着陆峰那狂暴而来的一拳,却是一咬银牙,那眸子深处,神妙的寒冰之光,猛的涌现而出。

唰!

光拳洞破空而来,何馥婉那长剑之上,浩荡罡元突然尽数的消散而去,而后她收回长剑,两掌向前猛地一推出去,一道冰印从其眼瞳中飞出来,那冰印飞出之后迅速放大,形成一道丈许的冰符,向着薛峰冲撞过去。

砰!

不过就在冰符即将印在薛峰的身体之上时,那狂暴比的巨拳,却已是先一步的落在了何馥婉娇躯之上,滔天能量席卷,周遭石块都是在此时被震得碎裂开来。

噗嗤。

一口鲜血,自何馥婉袖秀口之中喷出,她那催动的冰符在距离薛峰身前两尺的地方停住,再也法向前,而后她美眸中掠过一抹悲è,身形在后方那些武馆弟子们惊骇y绝的目光中倒飞而出,白衣衫之上盛开的血莲花,凄艳而悲情。

“首席!”

本在撤退的风绫络等众多巨印武馆弟子,顿时嘶声大喊,而后他们犹如发疯一般,竟是不再撤退,反而是拼命的对着何馥婉这边的方向冲来,而那些红了眼的弟子们此时也顾不上自己重伤的身体,疯狂催动着力量,朝着前方的薛峰轰过去。

“一群蝼蚁,居然敢还手,真是找死!”

那薛峰淡漠一笑,旋即他却是懒得与这些眼中的蝼蚁多说,袖袍一挥,只见得yin阳二气滚滚而动,仿佛连天空都是黯淡下来。

“看我一招把你们部灭杀!”

薛峰眼中寒芒一闪,一指凌空点出,浩瀚之能汇聚而来,化为一道十丈庞大的黑白巨指,而后巨指压破虚空,犹如擎天之柱般,在那众多惊骇的目光中,朝着人群中重重点来。

砰!

整座广场,仿佛都是在此时狠狠的颤抖起来。

何馥婉见状,强行压制着心中翻涌的血气,一声低喝,心神一动,冰系罡元席卷而出,化为一道五尺厚的冰墙覆盖在众人身上,但眼下的身体已经严重超负荷,其罡元所化的冰墙刚刚接触到那擎天巨指,她便是一口鲜血喷出,神è萎靡,以她现在状态去抗衡一名yin阳境强者,实在是太过勉强。

“首席!”那些武馆弟子见到她再度受伤,顿时急忙将其搀扶着。

嗡嗡。

光阵不住的颤抖着,众人望着那在眼瞳之中急速放大的巨指,脸庞上也是有着绝望升腾起来,一番苦斗,还是逃不了这般结局吗?

这时候,已经极度虚弱的何馥婉紧紧的靠在风绫络怀中,后者也是一声轻叹,紧搂着她,然后抬头望着那越来越近的擎天巨指,就这样的结束了么……

“臭小子,振兴巨印武馆的事情,舅舅代外公托付给你了!”

风潇望着天空,却是一笑,旋即他似是见到那里空间扭曲起来,似是有着一道极端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那擎天巨指之下。

那道身影,好像是一个熟悉的少年……

“这难道是死前产生的幻觉么?”风潇摇了摇头,然后闭目,不过过了一会后,他又是睁开了眼,那种可怕的攻势,似乎并没有落下来?

广场之上,数道茫然的目光抬起来,望着天空,再接着,那脸庞上的神情,便是缓缓的凝固。

“那是……”

天空上,一道削瘦身影身布满金è光芒,那身影此时脚踏虚空,澎湃的jing神力形成一道形的支撑垫在其脚下,而那擎天巨指,则是出现在其头顶丈许距离,却怎么都是法落下来,再然后,他们便是见到那道削瘦身影抬起手臂,那金光之上,覆盖着一条条诡异的黑è纹络,杂糅之下的能量亦正亦邪,难辨属xing。

砰!

手臂狠狠握拢之下,那足以将这个广场都是轰垮的擎天巨指,却是砰的一声,爆成了漫天光点。那来自一位yin阳境强者的强大攻击,竟然便是这样被破了?

漫天寂静声,甚至连对那道身份的猜测声,都是在此时噶然而止下来。

广场之上的众人便是这般愣愣的看着那道削瘦身影,许久都没反应过来,他们这样是得救了吗?

半响之后,突然有着惊呼声响起,怀抱着何馥婉的风绫络急忙抬头,只见得在前方不远处,不知何时,一道削瘦的身影静静矗立,那道身影并不壮硕,但却将那所有的风浪,尽数的抵挡了下来。

“那是……浔仇?!”

风绫络呆呆的望着那道依稀有着一些熟悉的身影,下一刻,她扶着何馥婉站起身来,那俏丽的脸颊上,有着难以置信以及难以言明的狂喜涌出来。

后方传出的道道惊呼声,也是让得那紧闭着美目的何馥婉缓缓的睁开了双眼,而后她望着前方那道不知何时出现的身影,贝齿紧咬着红唇,一丝鲜血从嘴角渗透出来,后她那绷紧的唇角微微一松,终于绽放出美丽的笑颜。

随着笑颜绽放,一股法严明的心酸,同时间涌上挺翘鼻尖,少女那清亮的眼眸之中,都是有着水气凝聚了起来。

相比之下,此时的浔仇,脸庞上却是弥漫着令入心寒的戾气,他视线远远的看了一眼薛峰,那般如同野兽般的眼神,即便是后者,心头都是泛起了一丝寒意。

浔仇看了薛布嘉拉的村长德洛(Jean-Pierre Delord)说峰一眼,然后转过身来,他望着身后那眼睛通红,甚至连眼神都是失去了以往那般灵动的少女,心中顿时涌上一抹心痛以及暴虐的杀意。

浔仇微微颤抖着伸出手掌,摸着少女冰凉的脸颊,眼中闪过一抹歉疚。

何馥婉的神情,在此时一点点的温暖,她甚至是连手中的长剑都是握不住,剑身一颤,便是哐当一声倒落下地,她呆呆的望着那道人影,那一双大眼睛中,泪珠开始不断的滑落下来。

她仰起头,颤抖着深处手掌,然后猛的一把圈起浔仇的脖子,眼中水花犹如崩堤一般,疯狂的涌了出来。

“我们好多师兄弟都被杀了,丁阁主与墨凌长老都死了,就连馆主都受了重伤。”少女紧紧的抱着浔仇,在他耳边哭道。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自己早在国破家亡的时候便练就了一颗寒冰一样的心脏,再也没有什么会令她放声痛哭,再也没有什么人会让她从心底牵挂,但眼下她才知道,当面对死亡,她心中留恋的是谁,而当面对谁的时候,她才能放下重担,做出一个女孩子该有的行为,抱住他,安心的流泪,安心的微笑,安心的享受安宁……

在这道身影面前,她不是什么武馆首席,她甘愿永远做一个陪在他身边的姑娘,也只有在他的面前,她才会留下泪水,仿佛再大的委屈,他都能够为她承受与包容着。

浔仇望着那哭得摇摇y坠的女孩,鼻子也是忍不住的一酸,伸出手来,将女孩那柔软的身子紧紧的搂着,像是在向她分享着他的力量。

这或许就是她的幸福,简单,却已经牢牢占据了她的心灵!

浔仇抱着何馥婉,手掌有些颤抖的抚着少女长发,然后他缓缓抬头,望着周围那些浑身带伤的武馆弟子,此时的他们,正目光狂热的将他给盯着,这时候,浔仇不由得低下头,轻轻的拍了拍少女脑袋,温情的说。

“不哭,有我呢。”

呼和浩特包皮过长海口前列腺炎治疗费用多少钱黄山看白癜风医院

沈阳妇科医院哪家好银川治疗卵巢炎多少钱北京治疗包皮包茎哪家好

西安盆腔炎治疗哪家好
太原哪妇科医院好
哈尔滨医院哪家白癜风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