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IT
IT

龙血武神第九百八十一章肉位置位置

2021/01/27

龙血武神 第九百八十一章 肉

孙无心得背后之人指点,深夜戏耍秦南,这一招看似有些过分,但是却不得不说他们控制得很好,既没有将秦南惹得勃然大怒,又没有白白便宜秦南,可以说这是一招很高潮的计谋。

秦南眼见孙无心离开,朝天都城内的某个方向飞去,秦南眯了眯眼睛,立刻跟上。

在天都城内飞行了一会儿,孙无心便是降落下去,不见了踪影。

秦南也跟着下去,他落地之后便是眉头一皱,举目眺望,四周极其安静,这里好像不是平民能够居住的地方。这附近都很安静,街道干干净净,道路两旁的摆设看起来很眼熟。

秦南愣了愣,很快就反应过来,这里的一些建筑,跟大和皇宫有几分类似。如果他没有记错,现在他所在的位置,应该是在大和皇宫西北角的位置。

还没等秦南想个明白,他抬头一看,赫然发现不远处有一座豪华庭院。这一座庭院,看起来豪华,海信电器(600060但却没有人值守,挂在门头上面的牌匾,赫然是方方正正的写着几个大字,“木王府。”

木亲王,正是大和皇宫二皇子的封号。

沉吟片刻,秦南抬脚走向木王府,在王府外面,他又停留了片刻,之后毅然是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庭院,穿过假山和一些阁楼走廊,径直去到了后院。

这木王府之中是有人的,有高手也有普通人,不过他们却像是得到了什么命令一样,明明知道秦南的意外闯入,但是却不加阻拦,仿佛已经等待秦南很久了。

对于这些异常的情况,秦南也没有去理会,自顾自的往前走着,去到王府后院,那里是一片海子湖。

湖面足有数里之宽,周边有阁楼,湖心也有一座阁楼,由小桥连接过去,看起来很是优雅。

但看这海子湖,就知道这王府的主人不是一般人,试想要在繁华的天都城修建这样一座庭院,以及如此宽阔的海子湖,那不光是有钱就能办到的。

秦南驻足,朝湖心的阁楼那边眺望,透过夜幕,隐隐能够看到那阁楼之上人头攒动,可见那边的确是有人的。

想了想,秦南直接飞了起来,眨眼便是已经来到湖心阁楼外的小桥上。

这一座湖心的小阁楼,也有自己的名字,叫做“风波楼。”

这时,夜风吹来,令人略微有些发凉,湖面水波粼粼,还真的应了那“风波”二字。

“贵客到来,有失远迎。”

暮然,风波楼上传来一道神秘的声音,这话明显就是说给秦南听的。

秦南抬头望了望阁楼,身影一闪,下一刻,他便是出现在风波楼之上,棋局的另一边坐位。

风波楼上,早已摆好了一盘棋,对面已经有人坐下,而另一边则是空荡荡的。

整个风波楼,原本有两个人,除了已经坐在棋局那边的人,还有一个则是女子,对秦南来讲也是老熟人,她正是陆优。

见秦南到来,陆优微微一笑。

此刻,陆优站在一旁,像是一个丫鬟一样,伺候着坐在棋局另一边的人。这个人,身穿豪华浸泡,头戴凤冠,面目之上有英气闪烁,虽然还没有说话,但是笑谈间却给人一种极其深邃的感觉。

这个人,正是二皇子,同时也是大和王国的木亲王。

“侯爷好身手,欢迎入局。”二皇子手一摆,微笑着对秦南说道。

这一幕,就像是早就已经安排好的,就等秦南前来入局。而眼前这一局棋,似乎也是特意为秦南准备的。

这不是一般的棋,甚至不是围棋,而是象棋,并且是一局残棋。围棋多时文人所下,而武将才下象棋,因为围棋代表阴谋,而象棋则代表武力和厮杀。

而眼前这一局象棋残谱,也是怪异得很,红黑两子,已经厮杀得差不多了,一边就剩那么五六个棋子。双方看起来是势均力敌,但是却又步步都充满危机,并且还要看是谁先手。

应对眼前的秦南和二皇子,那就是秦南是红子,而二皇子是黑子。

现在,秦南有机会吃二皇子的卒,这就是故意的,二皇子故意要让秦南吃他的卒。

秦南抬头望了望陆优,陆优仍旧是微微一笑,不过却并没有动作,行为神神秘秘的。

秦南又和二皇子对视了一眼,秦南没有笑,但是二皇子却笑得很开心,明明这个时候,秦南有机会吃掉他的卒。

“二皇子好手笔,也是好计谋。”秦南不温不火,淡淡的说了一句。

秦南话里的意思很明白,二皇子要让他吃掉一个卒,这是送给秦南的肉。不过这到底是一块什么肉,目前还不清楚,秦南心里丝毫没底,所以他还不敢动,不敢贸然去吃掉二皇子的卒,因为如果太贸然的行动,那么很可能会因此而丢掉主帅。

至于秦南的那句好“计谋”,表面看似赞叹,实则却是一种讽刺。现在局势已经摆明,就是二皇子在背后指点孙无心,上演了戏耍秦南的好戏。因为孙无心根本就不可能有这种心智,唯一的可能就是二皇子,或者是二皇子身边的其他人。

这个二村庄发展水平不一皇子,肯定是有本事的,实力雄厚,要不然他也不敢深更半夜的在天都城内约见秦南,毕竟两人身份性质反差很大,很容易引发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但二皇子就是这么肆无忌惮,可见他是有准备的,绝不是那种贸贸然行事的冒失鬼。

对于秦南的讽刺,对面的二皇子仍旧是微微一笑,默不作声。只见二皇子的眼神,示意秦南看棋局,仿佛是在提醒秦南,棋局之上有更好的东西,绝对要比孙无心报复秦南这一事情更加有趣。

二皇子这是在打哑谜,不过这哑谜有点过于深奥,尤其是这种送上门来的肉,越是容易就越是意味着风险。

棋,只是一种隐喻,棋怎么走,结局如何,这些东西通通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背后的意思。

二皇子背后的陆优,对秦南使了个颜色,不怎么明显,但还是被秦南捕获到了。

临夏白癜风哪好四川成都男科医院哪家好福州阴道炎治疗费用

海口好医院男科西安哪妇科医院好沈阳男科医院哪好

长春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费用多少钱
呼和浩特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西安医院男科治疗哪家好